“护路明星”李洪祥:35年痴迷做好一件事

摘要: 初秋的黄骅市旧城镇滨河大道上,69岁的李洪祥正在一锨一锨铲去柏油路两侧的杂草,时不时地也会停下磨一磨锨头。锨在他手里,是工具,更是宝贝,脏了钝了,他都心疼。

10-02 08:06 首页 黄骅报社

初秋的黄骅市旧城镇滨河大道上,69岁的李洪祥正在一锨一锨铲去柏油路两侧的杂草,时不时地也会停下磨一磨锨头。锨在他手里,是工具,更是宝贝,脏了钝了,他都心疼。


“这个月我住了五天院,才不得不歇了五天,不然的话,我可是一天不护路就手痒心难受啊!”一种爱好保持了35年,李洪祥早已“护路成癖儿”,也早已成为十里八村有名的“护路明星”。别看刚做了一个小手术,可出院后他“风采依旧”,骑着车子带着锨,如疾风般驶在乡间小路上,干起活来还是坚决麻利快,浑身上下仿佛永远有着使不完的劲,精气神丝毫不亚于十八九岁的小伙子。他说护路这事儿,只要自己能干,就会一直干下去。


1铲铲垫垫,方便自己也方便他人


李洪祥最早义务护路,始于35年前。那时,他34岁,还算得上年轻力壮。那时,农村少有柏油路,连砖道都稀罕,大家脚下踩的,大都是土路。



一天,他赶着驴车带着妻子一起下地。走到半道上,因为刚下完雨,路中间被轧出一个坑,让庄稼人下地非常不便。李洪祥正好带了两把铁锨,他想了想,二话没说就开始铲土垫路。不一会儿,坑坑洼洼的路面就平了。他赶着车过去,心里那个痛快;他看看大家从他垫好的路面上平稳通过,心里更痛快。


从那天起,他开始有意识“关注”村里的各条道路。不管去干什么,他的车上总会带着三把锨:一把铁锨,一把桃锨,一把平锨;不管走到哪,只要看到路面坑洼,他都会及时平整。


时间一长,他所在的村庄——旧城镇西才元村的每一条路基本都被他“修理”一遍,好多原本不太平整的道路,在他一锨一锨的“作用”下,都慢慢平坦起来。光维护本村的路还不够“解渴”,附近中才元、大郭庄、姜庄等村庄的多条道路,也都成为他的保护对象。


一次,他正用推来的废沙子垫道,邻村几位路过去赶集的妇女笑道:“谁要是挨着洪祥大哥住算是好事了,这房前屋后还不多板生了。”李洪祥听了夸奖,笑着答道:“铲铲垫垫,修修补补,方便俺自己也方便他人,没啥可说的。”


2心怀感恩,视护路为自己宝贵的事业


35年坚持护路不肯停歇,李洪祥有着自己的小九九。


采访老人时,唯一一次让老人动容流泪让我们有点局促不安的,是老人讲起从生产队到单干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的好处。“我们家是贫农,以前的日子是要多苦有多苦,在我心里,我一直是感谢毛主席感谢党,没有中国共产党,就没有俺现在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。”说到这,老人深陷的眼窝里浸满了泪水。但仅此一次,再提到他义务护路时,他都轻描淡写觉得没什么。


李洪祥家一共六口人,他和老伴、儿子儿媳、孙子孙女;他家一共有20亩地,现在全部是机械化作业,基本上不占人力;儿子还有个小厂子,小两口勤劳肯干,日子过得很是红火……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可李洪祥老人却说:“作为一个小老百姓,我就觉得不能忘了党的恩情,我得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做点儿事。护路这个事,就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所在。”



35年痴迷护路,李洪祥把它当成自己的事业,对待起来一丝不苟——前些年土路较多,稍微大一点儿的“工程”,他会先量出路面的中线,让路的两边基本对齐,再抻出线来,比照着印儿填土,填完土再一点儿一点儿地用脚踩实。每一个细节,他都干得细致入微。他的这份细致,让很多人惊讶不已。


近年来柏油路遍布各个村庄,老人保护的对象从路面扩展到路基。有多宽就清多宽,看到路基上的杂草,老人就有一种不清除不痛快的感觉。几年前,西才元村南头挨着庄稼地的一段土路年久失修,坑坑洼洼,李洪祥便经常去“关照”这段路,往往一去就是三四个小时。有一年夏天下暴雨,西才元村好多公路、土路都被冲塌,有的地方水流不出去,全积在路上。村干部们也着急了,天一亮就开会商量,想雇几个人尽快平整路面。当大家赶到李洪祥家想找他一块去时,却被李洪祥的老伴告知:天还没亮利索,他就抗着锨走了。人们再来到被冲毁的路段一看,他早已在那干半天了。他一边清理泥水一边说:“我就寻思下大雨这道就得冲出毛病,一晚上都没睡好,光盼着亮天啦!”


大伙打趣他“简直太敬业了”,他笑着回道:“那可不!我把这当事业,可不得天天琢磨嘛!”


3习惯成“癖儿”,能动一天就要坚持干一天


李洪祥的护路“癖儿”有多“严重”?35年他到底义务维护了多少路?这些,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但从他家西屋那排满了墙的大大小小的铁锨来看,说他是个“护路痴”一点儿不为过。他的“癖儿”体现在作业工具上,足见一斑。



35年来,李洪祥大大小小的锨已经数不清用了多少把,墙边摆放的,仅仅是“在职”的。数了数,13把。其中有一把个头特别小,锨头也就剩的不足手掌大。李洪祥拿起这把小锨,爱不释手。“这把锨可是立下了很大的功劳,只是再用不了几年了,用的时间太长了,磨损太严重。”言语中满是爱惜,看他抚摸锨头,就像抚摸一个惹人爱的孩子。


不止这一把小锨,细看那一墙的锨,把把都被李洪祥打磨得锃光瓦亮。“这些铁锨只要是暂时用不着,我就拿布擦干净,再在锨上打上油,这样就耐用多了。而且下回掘土的时候,也会更滑快。没办法,好这个‘癖儿’,我就得把它们打磨好了,这样干起活来才能事半功倍。”


好癖儿,痴迷,让李洪祥在这条路上走得义无反顾。


看着村里的道路一天天变得平整,村里人大都夸奖他,但也有人不理解:“他这每天没日没夜地干,还不知村里给了他多少钱呢?”“那肯定啊,不给钱谁干啊,傻啊?”



还有一次,他在一处户家的宅子旁边给路垫土,可能是铁锨挖土的声音扰了屋里的人,一个人从门口走出来,没脸没面地骂了一句“神经病”,转身就走了。


瞬间,李洪祥也曾感到委屈。但转即又想:我是在做好事,只要大多数人支持,我就得坚持下去。30多年的癖儿,怎能因为他人一两句不理解的话就放弃!


就是坚定了这种信念,李洪祥一次次告诉自己:护路这事,只要自己能动一天,就要坚持干一天!


有时,这位被绝大多数人公认的“护路明星”也会“嘲笑”自己“神经病”,但调侃过后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继续前行。这从他护路时的畅然、利落与投入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。




编   辑 / 吕明溪

记   者 / 褚金国



首页 - 黄骅报社 的更多文章: